周其仁土地評論大全:周其仁關于土地改革的系列評論文章

編者的話:周其仁教授對中國土地制度的研究很深很廣,影響很大。"農民進城可能永遠不回農村了,那他原來擁有的土地和房屋權利就得有一套相應的權利體系來保證它的流轉。"周其仁呼吁立法確定農民土地轉用權利推動土地流轉。下面是小編對周其仁教授土地言論的整理羅列。更多周其仁教授的評論文章,點擊進入»

關鍵詞:周其仁、土地改革、中國土地制度改革 發布時間:2013-05-15 | 更新時間:2013-05-18
  • 周其仁:中國土地制度改革意義

    在改革開放的初期,經聯產承包、人民公社解體、農村工業化、統購統銷改革和城鄉通開,結束了農村和農民以低價農副產品支持國家工業化與城市、卻使自己長期陷于貧困的傳統道路;改革開放的中期,啟動了數億農村勞動力積極參與工業化、城市化和全球化,使非農業收入成為農民收入的重要來源。然而,長期城鄉隔絕的體制影響過于深遠,一旦城門打開,資源以更快的速度向城市積聚和集中,城鄉間的發展差距不僅沒有縮小,反而在經濟高速增長中進一步拉大。 更多 »

  • 周其仁:為什么合法的土地轉讓權很重要——成都改革實驗的啟示(視頻)

    城市化使我們的某些地區積聚起巨大的資本和形成人口的高度集中,比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現在還包括長株潭,包括成都,包括重慶,在這些點位上,土地都有巨大的價值增值。城市周圍全是農地。到底是?;づ┑?,還是發展城市;到底是從價值角度看土地配置資源,還是從面積、肥力、糧食產量和糧食安全來看土地資源;這塊既可以種糧食,又可以蓋樓,到底怎么配置?根據什么原則配置?配置完之后,產生急速上升的土地價值怎么在政府和人民之間分配?怎么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進行分配?這些問題都提上了日程。 更多 »

  • 周其仁:土地改革不能完全靠頂層設計(視頻)

    我覺得在北京制定政策、研究制度變化,應該充分吸取底層變革的理由,不能完全靠我們頂層設計,就關起門來應該怎么樣、最好怎么樣、最理想的方式怎么樣。應該找到中國什么樣的道路走得出來,不完善能不能做一點修正能不能變成立法規矩,超過地方全國性起作用的制度。十八大已經圍繞這個難題做了很多嘗試,應該在里頭吸取這個經驗。因為中國的問題確實大,而且復雜,完全靠我們想象那樣是最好的,這個也有意義。更有意義在實踐中把道路走出來。 更多 »

  • 周其仁:防止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

    周其仁肯定了城市化對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同時也指出目前中國面臨的問題是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除此之外,土地資源配置也成為目前發展新型城鎮化的新矛盾。更多 »

  • 周其仁:厘不清使用權何來轉讓權

    比照一下,農民承包土地的收入是勞動所得,誰不出力、不流汗,誰就不得糧食?;茍際強坷投?,只不過把勞動方式變了變,從集體制轉向農民家庭制,那還批判了多少年、爭論了多少年、"秘密"了多少年,久經磨難,才在政策、法律層面登堂入室。更多 »

  • 周其仁:土地不準流轉的由來 1955年開始限制土地轉讓

    凡數目字上搞不清楚的,交易的難度也大。這就構成一個循環往復:交易受阻、度量不準、確權困難,然后就是交易更困難。打破這根因果鏈條,關鍵在于發展自由交易。具體到土地,首要的問題是,交易受阻究竟因何而起?更多 »

  • 周其仁:"確權"究竟有何難?

    國企改制給資產定價,誰說了算?全國人民嗎?國資委嗎?還是國企里的工人或廠長?集體的土地轉讓,究竟又以誰的意愿為依歸?村支書的?還是村民的?倘若村民們的意見不一致,又以哪個的為準?更多 »

  • 周其仁:城鎮化要汲取國家工業化教訓

    中國自己的經驗也證明,制度、權利安排和相關政策,決定著城市化的性質和變化速度。譬如上世紀50年代末吃了大躍進的虧,只好把2000多萬城鎮人口趕回農村,隨后通過戶籍、糧食、就業和福利等一系列制度,把城鄉之間的門關上了。更多 »

  • 周其仁:"還權賦能"意義不凡

    不過對農村人來說,城市的零頭就是本地的大頭。否則,5000畝整治達標的耕地從何而來?僅第一期就建成200多棟新居的新村從何而來?"民福院"又從何而來?更多 »

  • 周其仁:土地財政改革的方向要明確

    首先應該大力推進財產稅收的替代,現在僅僅在兩個城市做試點,應該擴大試點,增加強度。第二,如果要收縮,要把利益軌弄清楚。反過來講,市場能明確,拿地去賣的軌道就應該定量的給它減,定期地減,這個減下來不光是資源配置效率的問題,它會影響收入分配,會影響社會進步。更多 »

  • 周其仁:政府主導的城鎮化呼之欲出

    土地流轉是改革開放逼出來的。先是農民轉去務工、經商,承包的土地要轉手,中央政策響應,允許"有償轉包",其實就是土地流轉。后來境內外個體、私營企業興起,要占地發展工商業。因為都不是國有單位,沒有劃國有土地給民企用的理由。于是在開放前沿的深圳市,率先引入香港的土地批租制,開啟了大陸土地合法流轉的新時代。 更多 »

  • 周其仁:大城市為何讓人又愛又恨

    互聯網語境下,北京是"帝都",上海是"魔都",廣州是"妖都"。令人又愛又恨的大城市,讓多少年輕人前仆后繼,"逃離北上廣"又折返;數代農民工進城勞作,卻被戶籍和房價拒諸城外……應中大傳播與設計學院邀請,經濟學家周其仁來廣州講解城市化中的危險和機遇。 更多 »

  • 周其仁:設立城市的程序與城市邊界

    究其根源,是我國城市邊界的擴張因城市土地國有而獲得了一個超強的推動力。為了理解這一點,我們從設立城市的程序入手,先調查下列問題:城市是怎樣設立的?城市的邊界如何確立,又如何變更? 更多 »

  • 周其仁:把"民地"轉為"官地"

    目前通行的城市土地制度,起源于上世紀80年代中國開放。真正一部急就章:從法律嚴禁土地轉讓、租賃和買賣,到形成可以拍賣土地使用權的市場體制,在國家行政和立法層面,前后總共用了還不到一年時間。 更多 »

  • 周其仁:香港地制的另一面 解開土地轉讓難題

    上世紀80年代中國開放,在土地方面急急引入香港經驗,解開了當時不準土地轉讓的歷史難題,也開啟以土地為工業化、城市化籌資的新路。說來蠻有意思的,從那個時候起,大陸、香港的地制如出一轍,不是"兩制",而是"一制"。更多 »

  • 周其仁:土地急就章的得與失

    目前通行的城市土地制度,起源于上世紀80年代中國開放。真正一部急就章:從法律嚴禁土地轉讓、租賃和買賣,到形成可以拍賣土地使用權的市場體制,在國家行政和立法層面,前后總共用了還不到一年時間。如此劍及履及的緊迫性改革,于今不可想象:不要說一年完成改革的七部曲,就是七年完成一部曲,也不容易。更多 »

  • 周其仁:"土地轉讓"在中國如何艱難實現

    城市擴張是上世紀80年代之后發生的。第一推動是前文提過的,"允許農民自帶口糧進小城鎮經商、務工、落戶"。那個政策口子開得不大,只不過中國農民有8億之眾,即便很小一個比例的人數起來響應,也可以讓原來的城鎮人滿為患。于是城鎮要擴大,也出現了一批新市鎮,如溫州的龍港,就是當時知名天下"農民自辦的城鎮"。 更多 »

  • 周其仁:地權再變革

    農民并不是沒有財產,只是過去實行的體制導致了農民有財產也不能獲得收入。中國當前經濟的一個主要矛盾是城市化加速過程中土地資源配置的矛盾。借鑒成都經驗,重要的是通過法律確定農民土地轉用的權利,推動土地市場化的流轉。 更多 »

  • 周其仁:為什么合法的土地轉讓權很重要?

    城市化簡單講一講它是一個非常穩定的趨勢。各個國家社會的制度、經濟條件會有很大的差異,但是隨著收入增長,會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開始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鎮這樣的空間里,這是一個很穩定的發展趨勢。道理可能有很多方面,從分工的角度來看,大量的人居住在一起,需求集中了,分工水平就會提高;分工水平的提高,就帶來收入的增長,其他的資源也要做相應的變動,其中就包括土地資源。 更多 »

  • 周其仁:以土地轉用抑制土地財政 土地買賣權應還給農民

    城市化簡單講是一個非常穩定的現象。所有的國家盡管社會制度、經濟條件都有很大差異,但是隨著收入增長,就會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集中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鎮這樣的空間,這個趨勢很穩定。 更多 »

  • 周其仁:新土改的時間已經成熟

    這個數據概括出來工業化超前,城市化滯后。為什么發生滯后呢?其實這跟我們過去學蘇聯經濟模式計劃體制是有關系的,因為計劃體制限制很多,居民自有的選擇,限制企業的自有選擇。你在哪里干活、哪里掙錢?過去我們有戶籍,有勞動,有一套非常強硬的規章,你生在哪里到哪里工作,這都是定好的。不能讓人自由的跑來跑去。 更多 »

  • 周其仁:以土地轉用抑制土地財政,成都模式可行

    城市化簡單講是一個非常穩定的現象。所有的國家盡管社會制度、經濟條件都有很大差異,但是隨著收入增長,就會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集中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鎮這樣的空間,這個趨勢很穩定。人的集中會吸引很多資源,導致資源也要急劇流動和集中,其中就包括土地資源。 更多 »

  • 周其仁:以土地制度改革切入統籌城鄉

    近年來,各地紛紛推進城鄉統籌發展,在此過程中創造出很多做法。比如較早的"宅基地換住房,承包地換社保",還有成都的農村產權制度改革、重慶的戶籍制度改革等。而各種做法似乎都圍繞土地展開。 更多 »

  • 更多 »